首頁 文壇藝苑 漣水河畔

目光

2019-10-26 23:03 婁底新聞網 龍興

生活充滿了憂慮,迷霧悄然籠罩,蒙蔽了我黯淡的雙眼,我仿佛看不到未來了。起初我茫然不解其故,方才察覺到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,而莫名的恐慌卻悄然襲來,我已來不及逃避和躲藏了,我看不見路了,以至于我變得盲目且不可理喻。

     ——題記

我與父母大吵一架出了門。

利落地摔門而出,門外暮色正濃,我很愿意在夜間四處走走,我很喜歡戶外那種廣闊的寧靜。這倒不是我認為自己擁有拒絕一切的意志,而是模糊的夜色能讓我安全地感到自己游離于他人之外。然而,當一個個陌生人同我擦肩而過時,我的神情并沒有得到放松,夜色雖然能夠掩護我,但月光和街道兩旁的燈光將這種掩護瓦解得十分徹底。在街道行人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網般的目光中,我感受到的只有困惑和不解,以至于我的腳步聲逐漸支離破碎。呵,可誰又能知道,此刻的我忽而多么希望得到他們落在我身上一個溫柔的眼神,不,哪怕是一個好奇的眼神。這樣,我多多少少也能從他們的身上,找到些許理解的意味來,我的目光不像以前那樣,總是試試探探。我如此充滿渴望地去迎接那些目光,這連我自己也驚愕不已,然而,那些目光都下意識避開來,還有一些則是富有敵意,不管怎樣,這些全使我失望。

還記得從前,每逢著煩悶,不開心的日子里,我便會掐著點跑到廣場中心,在那上面有一個半弧形的石臺,傍晚時分早早吃過飯的人呢,老老少少,都會在這里玩上一陣陀螺,抽打在陀螺上的噼啪聲,陀螺的嗡嗡聲交匯在一起,此起彼伏,煩悶的情緒就如同這高速旋轉的陀螺一般,在一遍一遍地抽打。熱鬧是他們的,我什么都沒有。近了近了,噼啪噼啪的聲音還是越來越清晰了,可為何每一聲都是抽打在我的心上,亂透了。我疾步穿過整個廣場去,將曾經熟悉的,熱鬧的,溫暖的景象都留在了背后。

廣場的盡頭是一家面館,我自然而然的走了進去,叫了一份雜醬炒面,便隨意找了張桌子坐下。我對食物有著最原始的欲望,我的思緒圍繞著它而延伸開來:母親是否做好了飯菜,在家等待我回去?這個問題在我的腦海里不斷放大,又逐漸縮小為一點,管這個干什么,我討厭她,讓她等著好了,我轉了轉眼前的醬油瓶子,又放了回去。

許久也不見面端上來,我干坐在那好生一頓不耐煩,也早已口干舌燥,遂起身去打水,未曾想打水回來,位置竟讓一位阿姨坐了去。只見她一身藍白條紋的職業裝,妝容精致,卻越顯憔悴,翹著腿在看手機。見此不知怎的,我像受了刺激一般,大聲刺了一句 :你坐了我的位置,讓一讓。剛說完便意識到了自己生硬的語氣,怔怔看著她。

“唉,我坐這兒關你什么事?你在說笑嗎?”她的反映出乎了我意料。

“我先坐的。”

“你先坐的,誰證明?小伙子,你倒是厲害呀,你有點基本素養好嗎?”

“可是……”我漲紅了臉窘迫地啞在一旁,旁邊吃客玩味的眼神讓一向不善言辭的我更不知怎樣和她辯駁下去。此刻的我委屈極了,好想父母在我身旁替我開脫一句:小孩子不懂事,見諒,見諒。我只好拿起點單牌,坐在了角落里。沒多久,那位女性身旁又坐下了一個人,這時候便聽前面那位嚷嚷,添油加醋的描述了先前那件事的經過,完了,還不忘用手指了指我,“那就是那位小哥,蠻橫得要死,真想不到會有這種人。”一瞬間,我的怒火就將再次被點燃了,然而令我沒有想到的是,后來的那位卻扯了扯她的衣角,趕緊轉移話題,同時向我報以一笑,投來一道充滿歉意的目光。這樣的目光好久不曾見到,不知為何,我如同地面鋪著的委頓的鳳凰花被雨浸得濕了,那一腔委屈和怒火,就如同望不見盡頭的長庭一般,在這目光里,風雨俱寂了。

一切似乎因為這目光變回了原樣。

我實在沒有了胃口,空空的胃被一種苦澀的情緒填得滿滿的,仿佛有人在我的心頭擠碎了一個酸酸的檸檬。

我朝窗外看了一眼,竟發現媽媽正在看著我,這使我驀然一驚,在此之前,她一直存在于我的恍惚之中,可是我現在卻非常實在的看到了她的目光。盡管我還無法準確地看到她的眼睛,但她的目光卻迅速鉆入了我的眼睛,充滿愛憐,在冷冷的夜里散發出綿綿不盡的溫暖。她靜靜地站在門口,似乎在嘗試去理解我,同時又站在那兒等待我的詢問,無比寧靜,卻又充滿力量。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腾讯分分彩手机客户端